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汉警文化 >> 精彩推荐

精彩推荐

庄重的力量

来源:人民公安报 日期:2017-06-16 点击数:579次

    □杨 斌
  最近我被邀请参加一个活动,请柬上特意注明:“请着正装”。自从脱下警服退休以后,已有好几年没穿正装了,这回重新穿上以后,我本来羸弱的身躯竟感觉增添了一些力量。看来老话说“佛要金装,人要衣装”,还是有点道理。不过佛有了金装,还须有庄严之相,才能感化芸芸众生。人穿了庄重的衣服,也必须有庄重的举止,才能赢得尊敬。
  《国语·晋语》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:“灵公虐,赵宣子骤谏。公患之,使鉏麑贼之。(鉏麑)晨往,则寝门辟矣,(赵宣子)盛服将朝,早而假寐。麑退,叹而言曰:‘赵孟敬哉!夫不忘恭敬,社稷之镇也。贼国之镇不忠,受命而废之不信,享一名于此,不如死。’触庭之槐而死。”
  上文中的赵宣子和赵孟是同一个人,他就是人们熟知的“赵氏孤儿”赵武的爷爷、后来被孔子称为“良大夫”的赵盾,这时正担任晋国的国相。因为赵盾多次劝谏,不让晋灵公干那些暴虐无道的坏事,所以晋灵公想要杀他。但是赵盾为人忠直,晋灵公又找不出什么理由除掉他,只好派刺客暗杀。没想到刺客鉏麑去了以后,看到赵盾虽然独处却依然十分恭敬庄重的样子,不但没行刺,反而在几声叹息之后,触槐自尽了!
  在“鉏麑触槐”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中,赵盾几乎什么都没做,甚至连鉏麑的死也很可能是事后车夫或仆人告诉他的。但是说赵盾什么也没有做,也不够准确,严格说来他还是做了两件事:第一,他在正确的时间穿了正确的服装。古时候上朝早,大概每天清晨5点大臣就要上朝与君主议事。尽管此时赵盾已年近50,执掌国柄已经十几年,而晋灵公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幼君,当时也不过21岁,可是为了早朝不迟到,赵盾还是早早起来,把朝服穿戴整齐。这一点说明赵盾是一个兢兢业业、勤勉恭谨的人。如果这时他穿的还是睡衣之类的衣服,鉏麑很可能就下手了。第二点更重要,他不但穿对了衣服,还很快进入了角色。赵盾是国相,应该有车夫接送,可是在穿上朝服一人静静等候时,尽管身边没人,他也没有东倒西歪地来个“××瘫”,半躺在地上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那时还没有发明出椅子,他就席地端坐,表现出一个国相应有的尊严。
  人的庄重仪表,是其内心世界的外在表现。在刺客鉏麑眼里,赵盾在一人独处时都是这样严谨持重,他在处理国事公务时,也必定殚精竭虑,一丝不苟。把这样的国之重臣杀了,是对国家最大的不忠!于是乎,鉏麑就把刺杀任务自动取消了。从事情的结果上看,可以说是赵盾身上那种庄重的力量,唤醒了鉏麑作为人的良知,击碎了他作为刺客的职业信条!
  前些年报纸上曾经报道过一个真实的故事,可以看成是“鉏麑触槐”的现代版。一个外地进京人员,有一天来到车站公安执勤室,主动交出了随身带的雷管炸药。据他交代,因为自己在老家遭到了一些不公,申诉无门,准备到北京伺机引爆炸药,制造事端。可是下了火车以后,遇见北京车站的民警警容严整,庄重大气,执勤认真,执法公正,让他实在不忍心给他们制造麻烦,于是决定向公安机关自首。
  在这个真实的故事里,我们的民警和2000多年前赵盾的行为颇为相似:也是一丝不苟地穿着他们应该穿的服装(警服),进入自己的角色,做着与身份相符的事情;但是和赵盾相比,民警在进入角色以后的表现更加积极、更加主动,例如不间断地巡逻,不辞辛苦地维护秩序,耐心地解答旅客问询,不厌其烦地排解纠纷,文明公正地处理各类案件等等。因此,虽然他们没有和违法人员直接交锋,却也同样能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,弭患于无形!
  反过来设想一下,如果当时我们民警的表现没有进入状态,不要说警容不整、懒散疲沓,哪怕是当着旅客的面,两个民警聊一些与工作无关的话,都会失去群众对他们应有的尊敬,更谈不上违法人员被感化而自首!
  所以,当一个执法者身穿制服执行公务时,制服是否穿得严肃齐整,言谈举止是否庄重得体,绝不仅仅是个人的喜好问题,而是一件关系到人们对法律的尊重和服从的大事,不能等闲视之!“鉏麑触槐”的故事和它的“现代版”,都说明了这一点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 槐花香里的浓浓乡情

下一篇: 承诺

评论
单击更换验证码 用户名
武汉市公安局主办 鄂ICP备12002941号-1
本站版权武汉市公安局所有 2014年网站累计访问: 次 今日访问:
地址: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 联系电话:027-85395115